木匠的微型博客 Charlie Twitter

    follow me on Twitter

    Monday, September 20, 2010

    转载 只是一场集体舞 (韩寒最新博文,只存在了50分钟已被删) company party

    先从一段对话开始.

    Wang: 私人问题啊,随便问问。我看你的blog,对日本的问题,我到没什么可说的。不过我觉得国内百姓民生政治问题更是严重啊.
    我主要是看到你说日本不承认历史,这个的确让人愤怒。可[Charlie]也没承认历史,比较矛盾.

    me: 您说的对.
    鄙人层次低.
    认识上, 需要逐步上台阶.

    me: 鲁迅出道的前二十年,文笔和深度都不咋样,比不上林语堂,梁实秋. 所以鄙人还有机会.
    me: 鄙人其实胆小, 生怕回国的时候,被海关扣压. 因为民主言论,连老爸老妈也看不上了.

    Wang: 这很关键,所以现在twitter也不太敢乱说话了,怕惹麻烦. 我的悉尼的同事,以前也很愤,现在从来不评论政治问题了,怕惹事.

    me: 我不看好谭嗣同.
    me: 余责成(深海) 做的好. 曲线救国.

    Wang: 希望吧。如果有一天,中国实现了民主,中国才能真正强大起来,那时候日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了.

    me: 所以, 余责成(深海) 做的好.
    me: 有信仰, 有策略
    大方向 和 技术细节 都具备了.

    me: 转载[一场集体舞]的风险,还是值得的. 民主和打击日货两手一起抓.
    me: http://zhu1.blogspot.com/2010/09/50-company-party.html


    以下是原文正文:

    在这个敏感的时刻,我有的朋友开始研究要不要游行。当然,游的主体可以是反日保钓救船长。终于,在一个很多论坛里连“游行”两个字都打不出来的国家里,我们有行可以游了。那么,要不要参加这次命题一日游呢?

    首先,我认为在现代中国社会中,分为三个阶级,那就是主子,奴才和狗,而我们往往一人饰两角,至于饰演哪两个角色,我想不会有人觉得他在演主子吧。前一阵子,主子需要奴才去附和和伺候,但是现如今,主子需要狗去吼两声,因为在狗的逻辑里,无论主子怎么对待它,只要有外人来犯,狗总是该看家护院的。

    当弄明白了这个以后,回头想想就容易多了。但是,在这三个阶级以内,好在我还有选择做花花草草的权力。我的选择依据是,对于相关部门,小事和大事他 们的区别就是抗议一次和抗议十一次,有特权有能力的地方尚未出力,除了把人家日本大使变成了应召男郎以外,我们相关部门情绪稳定,并不见什么实际决心,别说武力上,连经济上都不敢有所动作。他们韬光养晦,所以我也韬光养晦。毕竟,我等做狗也罢,但要做一条戏狗,情以何堪。

    纵观事态发展,领导的内心似乎并不愤怒,领导只是觉得窝囊,那自然,我们也只能跟着觉得窝囊,你哪有上街去表达窝囊的,那岂不是更窝囊。领导没面子的时候,我们给他们长脸,但领导有面子的时候,我们被他们掌嘴。我被欺负,我不能游,你被欺负,你让我游,我又情以何堪。你也别说这种民族国土大事应该是 我们一起被欺负了,就算政府不作为,你活的一塌糊涂,也应该挺身而出。我自然可以挺身而出,但我的第一主题就是要求政府去作为,第二主题才是控诉来犯者, 因为领土问题从来都不是老百姓能解决的和该去解决的,尤其是在我国,老百姓自己都没有一寸土地,,所有的一切,都是问政府租的,所以,理论上,这事对我来说,就是我的房东在和别人就一块在地上的瓦而争执,这块瓦的确是风大的时候从房东的房顶上掉下来的,但房东也不敢去捡,因为可能要和隔壁人家打架。那我等租客在里面搅和什么呢。无土地者要去为他人争取土地,无尊严者要去为他人捍卫尊严,这样的人多少钱一斤?一斤多少个?

    但毕竟,这样的游行安全,好玩,显得很酷,关键是游完以后还能正常工作学习,甚至还有助于未来发展,毕竟也算不容易,所以大学生和老百姓抱着尝鲜唱黑脸的角度去游一游无妨。到时候政府唱一个白脸,说不定能有所见效。况且现在去游行玩的人相比起以前游行玩的人也有着些许不同,以前是彻底的国政不分,被 卖数钱,现如今很多青年终于能够将所谓爱国这件事情想的更明白,他们虽然依然愤怒,但开始反思自己为何每次都是那么窝囊和被动,回头也能更客观的看待国家和政府的关系,这也算是一个进步。对于任何国家来说,国家就是一个女人,执政者就是占有她的男人,有幸福美满的,有相处和睦的,有家庭暴力的,有关系紧张的,有离婚再嫁的,有不能改嫁的,但无论如何,你爱一个女人总不能连她的男人也一起爱了去。

    最后,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我,如果今天能为唐福珍和谢朝平而游行,那么明天我就一定会为钓鱼岛和奥运火炬而游行。但这又是一个悖论,往往你 能够为唐福珍谢朝平游行的时候,你往往就不会有钓鱼岛奥运火炬之类的事,而且更不会有唐福珍谢朝平之类的事出现。一个对内不能和平游行的民族,他的对外任何游行是完全没有价值的,那只是一场集体舞。

    评论:

    http://twitter.com/mujiang/status/25049102996

    1 comment:

    fox said...

    其实人们迟早会意识到,所谓国家只是一个政治概念罢了,是你来我往的军阀们在地上胡乱画几条线后撒一泡尿后形成的一种虚拟的分界形式,和民族文化传统等等毫无关系。“每当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爱国主义的破旗就又散发出臭味来。”